沙漠蝗会否侵入西藏?挡在它身前的不只是喜马拉雅山脉

2020-03-14 17:39       网络整理

  “若巴基斯坦和印度等国的沙漠蝗虫灾害持续暴发,2020年5月至6月存在入侵中国西藏的风险。”近日,中国科学院空天信息创新研究院公布了上述研究结果。雪域高原能否挡住沙漠蝗这种古老、极具破坏力的迁徙性害虫,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图为拉萨海关所属吉隆海关关员在口岸边界线2公里内开展沙漠蝗监测工作。拉萨海关供图

图为拉萨海关所属吉隆海关关员在口岸边界线2公里内开展沙漠蝗监测工作。拉萨海关供图

  沙漠蝗危害西藏的几率很小

  记者11日从西藏自治区林业和草原局(简称“西藏林草局”)获悉,联合国粮食和农业组织(简称“FAO”)数据显示,此次始于非洲的沙漠蝗灾可能会延续到2020年6月,届时其种群数量可达当前的500多倍。目前仅东非地区的沙漠蝗数量就已达3600亿只,巴基斯坦和非洲多国已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面对FAO发布的“全球预警”,有专家认为,东西绵延2400多公里,南北宽度200至300公里,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喜马拉雅山脉是一道天然屏障,但如果气候条件适宜,沙漠蝗依然有从巴基斯坦和印度直接侵入西藏的可能。

图为中国与尼泊尔边境的吉隆口岸处于喜马拉雅山脉之间,四周景色秀丽。何蓬磊 摄

图为中国与尼泊尔边境的吉隆口岸处于喜马拉雅山脉之间,四周景色秀丽。何蓬磊 摄

  对此,记者采访了西藏自治区农牧科学院农牧业新技术引进与开发处副处长,中国农业部拉萨有害生物野外科学观测试验站站长王文峰研究员。

  王文峰表示,外界对沙漠蝗的担忧主要基于它的生物学特性,即飞行能力强、食量大。“沙漠蝗起源于非洲,与西藏飞蝗不同,它的繁殖和孵化对环境的要求比较特殊,蝗卵在18℃以下和45℃以上时,蝗卵无法发育。当温度在20℃或低于20℃时,蝗蝻活动减弱。40℃左右是沙漠蝗蝗蝻和成虫迁移活动的条件,蝗蝻和两性成虫正常发育和迅速成熟的相对湿度需要达到60%以上,满足这些条件,才能迅速达到足够多的种群数量,形成危害。”

图为喜马拉雅山脉主峰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 何蓬磊 摄

图为喜马拉雅山脉主峰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 何蓬磊 摄

  此外,王文峰告诉记者,沙漠蝗的飞行高度在海拔1000米到2000米之间,很难翻越喜马拉雅山脉。“当然在海拔略低的地方,或是山脉的豁口,也可能造成入侵,但西藏寒冷干燥的自然环境不适宜它的繁殖。”

  王文峰表示,如果沙漠蝗受印度洋季风影响,从印度经孟加拉国迁飞至缅甸,有可能会从云南方向进入中国,但沙漠蝗的主要扩散区尼泊尔、印度与西藏接壤,也应加强西藏南部尼泊尔、印度毗邻区域监测。从西藏方向大规模入境的可能性很小。

图为拉萨海关所属吉隆海关关员在口岸边界线2公里内开展沙漠蝗监测工作。拉萨海关供图

图为拉萨海关所属吉隆海关关员在口岸边界线2公里内开展沙漠蝗监测工作。拉萨海关供图

  西藏多措并举实时预警监测

  尽管沙漠蝗侵入雪域高原的风险较低,但西藏林草局、拉萨海关等部门已启动防控监测工作,并印发了具体防控、应急预案。

  记者从西藏林草局草原管理处获悉,西藏已启用7个国家级中心测报点和24个省级测报点用于草原有害生物监测预警,下发《关于做好沙漠蝗应急防控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市林草部门,特别是边境一线县、乡、村加强防范,密切关注毗邻的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等国蝗虫发展动态,了解季风活动情况,及时报告并发布预警信息。

  与此同时, 东北资讯网,西藏林草局从2020年草原生态修复治理补助资金中统筹整合资金2187万元人民币,用于2020年全区草原蝗虫防治药剂、设备(包括器械、防护等)的采购和储备。